10 C
加拿大溫哥華
04/21/2019
焦點 蓮生活佛文集精選

司祿神


‧蓮生活佛盧勝彥‧

(文接第1208期第A7版)
  呂固接著說:
  「這位鐵板神算的葉師父,是非同等閒的師父,要請他批命,一定要重金,他批命也要看人,小命運的他不算,同時要排期預約,並非隨到隨算。葉師父給我批的,非常的準,我真的十八歲時,全國大學聯招得第一名。然而二十七歲取得博士學位,卻差了一些,我二十九歲才拿到博士學位。三年赴美,取得另一博士學位是真的。五十三歲官達上將,這就差了,如今我五十六歲,仍然是中將,始終和上將擦身而過。現在我要問盧師父,請你算算我一生的命運,又何時會當上將。」
  我用我神算的方法,替呂固算了算。
  我手掐「祿」字手訣。
  再按時辰手訣。
  最後用「召請」手訣。
  我唸:
  「咒起翻雲擾海,指向法界虛空,動處如鑰開鎖,靜處如日破洪,照見陰陽交感,現出司祿仙翁。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
  這咒唸三遍。
  司祿神如一點星光,漸漸變大,出現了。
  我問呂固一生命運。
  司祿神的回答與葉師父所算無差。
  我又問:
  「何以得博士,卻遲了兩年?」
  司祿神答:
  「原本他可以如期拿到博士學位,然而他卻和一些年輕學子,在一次酒後,去了娼家,同學鼓舞他,他為了表示有膽,和一位青樓妓女姦宿一宵。因此,遲了兩年。」
  我問:
  「娼妓一宿,便差兩年?」
  司祿神答:
  「莫看青樓妓女,倚門百媚夭斜,須知君子惜身家,護玉一般深怕。彼自落花有瑕,我終白璧染污,破財傷身誤生涯,染毒罹痾禍大。」
  司祿神再說:
  「遲了兩年,只是小罰,染了毒就死了,博士成了博土,又成了博死。」
  我捲舌無語。
  我又問司祿神:
  「呂固應該在五十三歲昇至上將,又何以今年五十六歲,才是中將,而且未擔任重要職務,何以故?」
  司祿神寫了二字給我,此二字是:
  「莫書。」
  「莫書是什麼意思?」我好奇。
  司祿神答:「人名。」
  「此人和呂固有關?」
  「自然。」司祿神說:「呂固算是世間才士,文武皆備,少壯犯一娼妓,已遲兩年,只是小罰。中年之後,卻不知改過,竟然喜男色,莫書者,弱冠才華,丰姿韶秀之下屬者也,呂固與莫書共聚八年。呂固官至中將已是僥倖,何可有上將重職之想,他只求自己祿位,竟不知已惹下孽障。」
  「呂固將來如何?」我問。
  「報在其子。」
  「其子如何?」
  「絕嗣夭亡。」司祿神說。
  我聽了大駭。
  我對呂固先談差遲二年拿到博士學位的事。
  呂固回答:
  「是有的。年輕時,大夥一起去,大家好玩,想不到就這麼樣,真的遲了兩年。」
  再提到何不能當上將?我寫了「莫書」二字遞了給他看,他看了「莫書」兩字,低頭不語。
  「可有這等事?」我問。
  「有。」呂固點頭。
  呂固站起來,對我說:
  「蓮生活佛盧勝彥,你果然神算第一。然而,我終於也明白了,人的命運,雖有天定,但,事實上也一樣會改變,變來變去,唯在自心。」
(未完待續)

(本文摘錄自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45冊《當下的清涼心》

相關文章

真佛報數位版1261期2019年4月18日

tbnews7

盧勝彥文集第271冊《七海一燈》悟「空」的智慧 拋棄遺產的人

tbnews5

觀世音菩薩:多憶念對方優點和好處 可平息瞋火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