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C
加拿大溫哥華
10/24/2020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生活佛文集精選

冥府律令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31冊《超度的怪談》封面

‧蓮生活佛盧勝彥‧

(文接第1214期第18版)

  這施清化是受無明愚昧錯亂控制嗎?否則主事的孤魂如何未到?
  一場藏傳佛教的超度,諸尊全降臨受供,許多幽靈接受供養甘露,但,真正被超度的主人「施清化」卻未到,不見身影,未報到?
  我糊塗了。
  我傻了,這怎麼可能?  
  下法座後。我自覺好不狼狽。
  我說:「我必須再一次的法事,我相信這一次的召請,施清化孤魂一定要到,我確實不明白,為什麼諸尊都到了,獨獨孤魂未到。」
  黎威說:「蓮生活佛,你不必放在心上,一切供養,我一樣的照付。」
  「不是金錢問題。」我說:「這是責任問題,換了另一位法師,他才不管孤魂到未到!」
  黎威道:
  「一切由活佛作主!」
  我對黎威說:
  「今天,不是我目中無人,這天上地下的事,我沒有不知道的,我絕不是高談闊論的人,我是真的有本事,這世界上,像我這樣子的人,已不多了!」
  黎威笑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並未怪你!」
  我為何向黎威一再的解釋,這裡我必須說明,因為我這個人,一生不妄語,不欺騙人,超度法事很成功,我就說成功,超度法事不成功,我就說不成功,孤魂到不到,我均清楚明白,不到的說到,到的說未到,這種事,我是不會幹的。
  第一次法事,不成。
  我做第二次。
  我準備了「雷劈木」,在道家來說,這木是「驚堂木」,只要一擊,內有「隱雷」。
  「施清化」再不臨我壇城。
  我用「雷劈木」驚祂。
  法事的會場,相當莊嚴——
  單單供品方面,供鮮花如五彩盈門,花香遍十方,四周掛滿了繡緯錦艷的「唐卡」,壇場鋪上幌著紅霞的地毯,寶鼎內,沉檀香裊裊上升。供果方面,水果疊疊而起,如樓如塔。那些糖果也是一樣,有巧克力,有香花糖,有冰糖,有薄荷糖,樣樣精巧。
  齋餚方面,魁圓繭栗,鮮荔桃子,棗兒柿餅,松子葡萄,蜜食,糕點多種。油褡糖澆,花團錦砌,全盤大饅頭及壽仙桃糕。
  另有香菇、木耳、嫩芛、金針、黃精、素鴨、豆腐、十香素菜,百味珍饈。
  我的曼荼羅內,包含:
  釋迦牟尼佛及化身。
  五方五如來。
  金剛薩埵。
  燃燈佛。
  嚇魯迦。(祕密佛)
  諸菩薩。
  空行母。
  護法。
  諸天。(含諸地神)
  我這樣子的立下壇城,是依佛陀的教化,來制定「聖性」的次第,這是以「佛」為中心的壇城,此是最高的壇城了,含藏著各種不同的「聖性」及「法力」。
  我亦準備了慧劍、金剛杵、金剛鈴、天弓、寶矢等等法器。
  我在法座上,不用「召請印」召請,用了最特殊的「不空羂索」去召請。
  「不空羂索」飛出去,用「不空勾」去勾「施清化」的孤魂,一定要勾到。
  結果,「不空」也是「空」。
  「不空勾」回來,「勾」上空空如也。
  魚未上勾。
  何以故?不知道?
  「不空羂索的不空勾」是觀自在菩薩的另一化身。「不空」就是「不落空」和「必定」的意思。此觀音是一面三目八臂,勾取人天之魚而拯救眾生,其「四六攝法」大大有名,「羂索勾」必有所獲。
  如今,施清化之魂仍然未至!
  我真的惱火了。
  我舉起「雷劈木」猛力的拍了三下法台。
  「碰!」「碰!」「碰!」三聲大響。
  震驚四座。
  據說──
  此三聲大響,如同三聲「悶雷」,在乾坤中迴蕩,直入冥間地府,冥王殿上的君王寶座都倒了,整座冥王殿全部幌動,連階前文武官員紛紛跌倒。
  這是:
  陰霾大地雷,
  江海鬼神驚。
  冥王見文武官員個個臉上有恐怖之色,問道:「大家知道這是什麼事情嗎?」
  「這是蓮生活佛盧勝彥用法,法勾施清化孤魂所引起。」
  「勾施清化,何用驚堂?」冥王問。
  「冥王有所不知,施清化孤魂罪犯五逆,已罪入金剛地獄,永不受人間享供,這是冥府律令。
(未完待續)
(本文摘錄自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31冊《超度的怪談》)

相關文章

《師父教我三十年》 走向不惑的七十(上)

tbnews7

真實放生 華光雷藏寺秋季慈悲放生法會見證真實佛法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40期2020年10月22日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