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人命夕難保

By on 06/22/2012


‧蓮生活佛盧勝彥‧
  見一老僧至,自己稱自己是「楚圓禪師」。這位禪師繞我的身子三匝,振一下錫杖,說了一偈子:
  昨日作嬰孩。
  今朝年已老。
  未明三八九。
  難踏古皇道。
  手鑠黃河草。
  腳踢須彌倒。
  浮生夢幻身。
  人命夕難保。
  天堂與地獄。
  皆由心所造。
  南山北嶺松。
  北嶺南山草。
  一雨潤無邊。
  根苗壯枯稿。
  五湖參學人。
  但問虛空討。
  死脫夏天衫。
  生披冬月襖。
  分明無事人。
  特地生煩惱。
  我聽了此偈子,覺得有法味,我也吟頌一偈和之,偈曰:  
  「昨日誰嬰孩。今朝誰說老。三八九是啥。我全不知道。手喝粥湯乾。腳滑身自倒。幻身不理會。管它保不保。佛祖與魔王。同是一人造。南山有雅舍。有松也有草。上天雷雨落。自然生成了。參禪者是誰。誰早誰不早。死了就是死,管它穿衫襖。即是無事人,何處有煩惱。」
  我的偈子一說。
  楚圓禪師與我哈哈大笑。
  楚圓問我:
  「怕不怕虎?」
  我答:
  「悟者坦蕩蕩。」
  楚圓問:
  「如果被虎吃了?」
  我答:
  「出生舍利。」
  楚圓問:
  「怎麼樣的舍利?」
  我答:
  「大的大;小的小。」
  楚圓問我:
  「祖師的心印,一印印空,一印印水,一印印泥,請盧師尊答,還印什麼?」
  我答:
  「祖師的心印,一印印空,一印印水,一印印泥,即然印了,我說什麼?」
  我舉我的手,蓋住了楚圓禪師的口,我說:
  「就是印這個!」
  楚圓禪師,唔唔唔的,說不出話來。
  我又說:
  「就是印這個!哈哈!」
  楚圓禪師知道我的用意,他說:「臨濟義玄禪師:用喝的,原來你全明白了。你蓮生活佛盧師尊,真是千古第一人也。」
  我答:
  「千古第一人即非千古第一人,才是千古第一人。千古還有人嗎?誰不是第一人?」  
  楚圓禪師,不再說話,身子愈變愈小,小到了──看不見,則遁去!
  我則夢醒,豆漿泡麵包吃!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