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C
加拿大溫哥華
02/20/2019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談真佛文薪」(四) 一份純手工報紙的誕生

「談真佛文薪」(四) 一份純手工報紙的誕生

文/蓮慈金剛上師

我算是比較早期皈依師尊的弟子,當年我們那個時期的同門發心的過程,現在想起來還是滿溫心的,將我們過來人的經驗講出來,希望能給大家一些啟示和借鑒。

想起當年做真佛文宣,從社長到員工,只我一個人,全部心思都在真佛報上。每個星期工作超過一百個小時,家裡的事完全顧不上,沒時間煮飯,沒時間照顧小孩,衣服隨便穿,頭發亂蓬蓬,根本沒時間打理。有時穿著睡覺的衣服就跑出去派報紙,甚至衣服穿反了也不知道。當年那個愛美的職場女強人的形象早已蕩然無存。回首剛開始做真佛報的那六年,不愛錢、不應酬、不愛美、兩耳不聞窗外事,真的算是六根清淨,唯一的念頭就是做真佛報。

有一天,我夢到一把二尺長的大剪刀在我的頭髪旁,我知道,出家的因緣到了。一周後剃度那天,師尊開示說:她是金母的分靈,金母找她很久了。西雅圖的宣仁法師神祕地對我說:前幾天清潔佛像,摘下金母鳳冠,發現金母竟是光頭的欸。現在,金母徴召我出家,因緣真的很奇妙。

我辦真佛文宣,也是很奇妙的因緣。我沒寫過文章,更沒辦過報紙,我在真佛報上的第一篇文章,剛好是彩虹山莊快建成,我當時聽師尊在工地開示介紹它的風水地理和結構,拼命地記,然後從裡到外描繪出來。日想夜想,改了再改,這篇文章用了我一個星期的時間反覆修改才滿意。問題是,一份報紙不只是一篇文章,雖然也有幾篇投稿,但八版的文章要如何擠出來?現在想來,還覺得不可思議。

那時候,報社沒有電腦,編輯好的文章要送到打字行,按字收費。像接我們這種小小生意,打字行不會重視,會出不了稿。於是,我決定去打字行上班,我帶上所有的稿件去打字行,坐在一張破茶几旁,即打即校,一校二校三校,打字行的老板、打字小姐不好意思拒絕,只好湊合著先給我打字。一來二往,我與打字行的老板、員工混得很熟。文章打字出來後,沒有電腦排版,我們用的是剪刀漿糊貼版。我們指的是我與另一位剛從北京來的二十年從事新聞記者工作的年青人,我們倆人趴在地上,一個用漿糊貼版,一個用搟面棍搟平,就是這樣克難的環境,一份純手工的真佛報誕生了。

報紙印出來後,我開始到分堂店鋪一家一家送報紙。這就是我一個星期的工作。 我的全部時間都用在辦報紙上,在做真佛報的過程中,業障不斷消除,從整理師尊的開示中,智慧不斷增長。六年後,福份因緣成熟,我被金母徴召出家。從此,開始了我人生的另一精彩篇章。

相關文章

20190216蓮生法王主持咕嚕咕咧佛母護摩大法會圖片集

tbnews7

如何預防失智 醫生推薦15項生活好習慣

tbnews7

《真佛公案參參參》 仍然是古鏡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