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字天書」是我師佛的傳家寶

By on 06/09/2017

 《真佛報文薪獎蓮慈上師系列特稿之一》

「無字天書」是我師佛的傳家寶
文/蓮慈金剛上師特稿

《剛起步的那一段慘痛經驗》

蓮慈上師

  拜讀師尊的著作,我的感想要從師尊最新最近的兩本書,一本是「寫鬼」,還有一本是「鬼與盧師尊」談起。這兩本書內容都是師尊在殷勸祂的弟子不要進入鬼趣,以免將來落入鬼道。師尊真的是循循善誘,每一篇都是讓我們對鬼有更深一層的認識,而懂得趨吉避凶,免墮入三惡道,師尊這兩本書很重要。
  由這兩本書,我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的修行過程。1989年皈依,到現在已經28年。皈依第一年,一開始的時候,因為很精進地修真佛密法,所以自己本身在一開始修法之後沒多久,就啟靈了。看了師尊「啟靈學」的書,照師尊書上講的修一次,居然有個靈蛇從海底輪就上去了。我一時很高興,怎麼這麼靈驗啊!只是依照師尊書上講的口訣,這麼簡單就靈驗,嘩!這下子每天在那裡閉門造車,無師自通地在那裡盲修瞎練,很快的,也會靈動,也會演手印,也會什麼,最後也可以通靈。
  那時候通靈之後,是有兩種現象,一種靈是讓我好好去看師尊的書,常常督促我去看師尊的書。但那時候自己的心智還沒有啟發,自己本身有很多幻想和妄念,就好奇地往世俗方面去追尋探討,直到有一天我問說:你是何方神聖?結果他居然用我的手寫出來兩個字「小鬼」。我一看,那時候我真嚇到了!居然來的靈也有不是好的,是小鬼哩!由於這樣的一個開始,自己才知道說如果心念胡思亂想,不懂修正道的話,真的來的就如師尊所說的,不一定是大佛大菩薩,也不是好的神明,來的是鬼。
  那一次受制以後真的很痛苦,不能吃不能睡,精神恍惚,導致身體很虛弱。不但意念受控制,很多奇奇怪怪的幻相也出來。走路也木木呆呆的,他可以控制你的行動和神智,真是又痛苦又恐怖。很害怕又只能作無謂的掙扎,求師尊加持啊什麼的,自己就這樣子,前後差不多一年。直到有一天師尊才說,啊,清了。就是說這個障礙已經清了。前後拖了至少一年。
  所以從那一次以後,人家說「一遭被蛇咬,他日怕草繩」,正因為有這樣一個恐怖慘痛的經驗之後,我從此就很小心的修行了。所以師尊講鬼的事情,寫那兩本書,再回想起自己以前剛起步的經驗,確實來的不一定是善的。只要你那個時候的心智是正常的,他來的就會比較正;但是你那個時候妄念紛飛,天馬行空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來的就是不好的。好的他來一段時間他會走掉。但是不好的,他就是全部把你佔舍。
  因為有了這種經驗以後,我就很努力地去看師尊的書,而且從此以後修行都是戰戰兢兢地修,不敢再胡修亂為了。

《廿八年與書為伴》

  在之後的二十多年,凡是有師尊的書,我一定拜讀,有的甚至是看了好幾遍,重覆一再讀。因為我發覺師尊的書,這一路對我的引導很重要,在我修行的生涯上是一個不可缺少的良伴、指南。特別在每一次有障礙的時候,我特別需要這個書來看,就是說這個書在我們修行碰到瓶頸的時候,一打開書,它會令你茅塞頓開。在你每次想不通的時候,思想進入了瓶頸,陷入迷茫與執著的時候,一打開書,只要隨便看它一、二篇,你的智慧和思路的這個關卡就可以打通。特別是在受到魔難或是病難或思想走偏的時候,這個書打開,對我自己來說,它就可以引導我轉入正確的思維,度過一切災難。
  講到師尊的書在我學佛的過程,我是覺得說,早期師尊這幾本靈書,《靈機神算漫談》、《啟靈學》、《靈與我之間》、《靈魂的超覺》、《靈的自白書》等等,是關於靈魂學的書籍,這也是我最先接觸的書。我是發覺,像我們這些門外漢,根本還沒有接觸佛教,也沒有接觸過佛,這類書是最受我們歡迎的。因為我們對超乎人之外的宇宙神秘現象,特感興趣,特好奇。所以這類書能夠引起我們這些普羅大眾的興趣 。
  這書也是一個因緣巧合,是我剛從多倫多遷徙到溫哥華,一個偶然機緣,在圖書館找來看的。因為看了這些書才去找作者,才去皈依的。所以,對於初基的門外漢,這是最好度眾生的書類。依照師尊的書類來看,冥冥之中師尊是很懂得眾生的心理的,所以祂的早期著作接引了很多很多的眾生來探討靈性。師尊寫了至少二十幾本以上這類的書,這類書也是我們最愛追的,最能滿足我們的好奇心,一到手都可以通宵一口氣就給它看完。

《變成蓮生活佛著作的大書迷》

  這之後師佛接下來的著作就開始教法了。從第40冊以後,有《坐禪通明法》等等,開始引導讀者進入修行的管道。40冊之前是用靈學引眾生來接近無形的神祕力量,40冊以後開始善巧漸進地引領眾生轉入修行的方向。所以,隨著師尊的著作,我們不知不覺由一個只是追求靈魂的好奇,到導入對佛法的興趣中去。而且在這中間師尊也不是只講某一個法門,每本書都會變化,有穿插。讓讀者常常有峰迴路轉,意外的驚喜。本來你想祂是要講這個,下一本書祂又會講天南地北的題材。所以我們就變成永遠的追佛族。因為實在有太多的驚喜,每一本書都讓人驚喜,甚至跌破眼鏡、目瞪口呆,不知不覺就變成蓮生活佛著作的大書迷。
  師尊的書裡頭有講禪法,又講道法,當然更有我們密教的法門,甚至師尊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和所思所想全都毫無保留的寫出來,讓我們覺得跟我們很貼近,這是祂的著作既平易近人又很特別的充滿法味的地方。因為不一定一位佛教長老大修行人,可以跟你好像處於同等地位這樣子對待他的弟子跟讀者。因為有的人以那種莫測高深的姿態讓他的弟子對他有一種過份的敬畏,我覺得太過份了也是一種矯情和假相。
  可是我們的師佛雖然在傳很重要的大法,但是在祂的著作中用的文字那麼的平易近人,甚至非常的白話,可以說知識水準不是那麼高的,都可以好好地念祂的書,甚至小學生都可以讀。只要你會中文,都可以拿祂的書去念,聽說沒幾歲的小孩子都可以念祂的書,像真佛宗很多的小佛子,都可以拜讀師尊的書,甚至已經念了幾十幾百本,那是小學生呢!所以意思是說,祂這個文字的功力看起來是平凡,但事實上它是最高明的,可以打動各個階層的程度的讀者,由小孩到老人都可以。小孩可以在祂的文字當中尋到趣味,老人可以在祂的文字當中尋到心靈的平靜跟法喜。所以各個階層都非常受用,對每一個有緣人來說,這些書的文字力量等於是滴滴甘露,滋潤他們一顆顆年長年幼的心靈。至於對於為了生活奮鬥於財色名食睡中打拼的這一年齡層的人,它又可以將他們的慾望之火澆熄,它有清涼的力量,對他們的心起到制衡和調御的作用。

《一級棒的善書》

  可以說師尊的著作對於人生百態面面觀,作面面引導,看起來很自然,但是這就是順手拈來都是法寶的真功夫。對我們來說,師佛的著作等於是救命的仙丹。如果沒有一個善書來引導,人真的會一直墮落下去,就像水一直往低處流一樣,所以一定要有這種善書的超拔力量,把你從五濁惡世中超拔出來。我認為,師尊的著作是這一世紀的眾生要自我超拔的不可或缺的一個強而有效的法寶。
  固然世面上善書很多,但是我發覺師尊的書度眾的善巧和產生的力量真的是一級棒,無人能出其右。
  很多善書我們看了,剛開始還有精神,到後來眼睛真的就自動合起來,不是發覺你自己在打瞌睡,就是好不容易看完了你又很快忘掉。但是師佛的書看了,奇怪!不會打瞌睡。常常一口氣就可以看完一大半,一個晚上就可以念完。然後第二次再打開,好像又覺得像新的一本書,不知不覺又被文字吸引了,又再從頭看起,真的!一本書我都可以看個七、八遍,還仍然在看。這是它的奇妙的吸引力,可以說是天縱奇才,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寫得出來的。普通人的書看了一遍,之後你就不會想看了,隨著你的年齡增長,你的心智不一樣的時候,你就不會想再看。但是師尊的書不會,我從28年前看到現在,我都還能受到感動。所以師尊的書是超越時空的限制,是永遠流傳的。

《到底要修到什麼時候才能解脫?》

  我多年來一直這樣子拜讀師尊的書,有一陣子開始想,我修了這麼多年,做了這麼多年的菩提事業,年紀都大了,到底要修到什麼時候才能解脫啊?開始對自己有這種疑問產生。可是不久以後我就看到師尊寫的書,居然都是開悟的禪宗公案,重讀五燈會元等十幾本禪宗公案詮釋。這就非常引起我的注意了。這些公案實在很深奧,但是師尊卻可以很巧妙地一再點撥,我當下如獲至寶,全心全意的一直在拜讀這一類的書群,一遍二遍三遍,看不懂就一直再看,一本又一本一直看,每天從早到晚很努力地去研讀。我只知道要開悟一定要把它參透,要解脫一定要參透,對我來說,這些是悟道的寶典。看不懂就再修再想再學再聽,就這樣子見聞思修去參,也居然有很大的收獲和領悟。所以後來就在《真佛報》開闢專欄──〈真佛公案參參參〉,希望藉花獻佛與有志參禪悟道者共享。
  這樣子慢慢的經過一年、二年、三年……,師尊半年去台灣,半年在美國,師尊去台灣的時候,我就把自己更加精進的閉關,等待師佛回來的時候,可以得到一些點撥加持。就是這樣的修行模式修下來,我自己覺得很受用,年年都有進展,心靈和悟境無形中都有提升。無論是經書,或者是法語開示,很多道理很容易想通,障礙也容易化解,煩惱容易超越,心境開闊很多,這些都是我看師尊書的收穫。

《我的頓悟》

  摸著良心說,我這一生皈依師佛,跟著師佛學法,確確實實是這一生最大的收穫。如果人有過千百世的話,那這一世就是我最大的收獲。
  有一天我在禪觀中,想到師佛的著作,在萬念俱空的一個瞬間,我忽然領悟到師佛常常說的那句話:我寫那麼多本書,等於「沒有寫書」。啊!我終於悟到,原來,我看了師佛的二百五十八本著作,加上每一本的重覆拜讀,等於是讀了至少上千著作,真正讀到的,竟然是師佛的「無字天書」!
  「無字天書」,是我師佛的傳家寶!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