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第五屆文薪獎》 後山蓮華來

By on 08/11/2017

《第五屆文薪獎》
參賽觀摩作品

文/王振良

  花蓮,台灣東部的一片淨土,好山、好水、好修行。
  重巒疊翠的中央山脈從北台灣一路綿延向南台灣延伸迤邐,巍峨的崇山峻嶺守護了台灣後山這片土地,避免了因為過度開發所帶來的環境汙染,但也因此造成對外交通的不便。在我移居花蓮,想要在這片人間淨土好好靜心修習真佛密法之後,也才漸漸體會到後山聯外交通的阻隔不便所衍生出的一些困擾。與此同時,花蓮同門們追隨師尊修法、精進修行的精神,舉手投足間自然流露的自信篤定,又說明了真佛密法的殊勝可貴。明師難遇今得遇,人身難得今已得,就應該好好把握這一世,能夠跟隨師尊學習佛法的良機。那麼,道路交通的險阻所造成的不便與困擾就不算甚麼了,應該想辦法去克服。
  每天清晨,黎明破曉的第一線曙光,總會輕聲灑落在花蓮這一片土地上,早安,花蓮!一輪大日從遠處東方的海平面浮出太平洋,「後山日先照」的美譽由此而來。趁著翻白的天光從幽微漸漸轉為明亮,可以修一壇法,可以經行,可以持咒,在一片光燦燦中,呼吸吐納從中央山脈源源不絕、滾滾流下的負離子與芬多精,觀想佛光加被,身體的黑業與病氣化為陣陣黑氣散盡,就在身、心、靈一片輕安的覺受中,以真佛密法迎接一天美好的開始。
  花蓮的地形南北狹長而窄,西倚中央山脈,東濱太平洋,得天獨厚的享有豐富多姿的自然景觀與人文特色,師尊未出家前,也曾經落腳花蓮,那是師尊青少年時期的一段生活困頓的經歷。每次經過花蓮中山路的台灣電力公司,總會不假思索的想起師尊就從這裡扛起一根根巨大厚重的電線桿,一步一腳印的走過生命的幽谷。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多少都曾遭遇過像師尊一樣,為了五斗米折腰,謙卑而且艱難的流下汗水來換取生活的資糧。然而,卻鮮少有人能像師尊一樣咬緊牙關,隨緣順受一根根電線桿一次又一次紮實的擠壓紅腫的傷口所帶來的痛苦,衣服遮蔽下的傷口沒有人知道。
  師尊說過自己的誓願,「粉身碎骨也要度眾生」,只因不捨。這樣子的宏願感動了皈依之前的我,皈依以後,在讀到師尊著作,談到扛過花蓮的電線桿這段往事,心中的感觸泛起無數漣漪,激盪於心靈深處的感動,不亞於第一次看到師尊「粉身碎骨也要度眾生」的誓言。我看見的不僅僅只是一根根巨大厚重的電線桿,電線桿已不再是電線桿,我看見了一個人是如何的正心誠意過生活,從少年到老年,數十年始終如一。走過花蓮中山路,一根根厚重電線桿的影子漂浮在風中,那些困頓艱難的往事啊,都化為天地間的微塵,當年的師尊流下的步步汗水化為步步蓮華,如今在後山淨土盡情綻放。
  翠綠的廣闊山巒,總像溫柔的母親環抱著花蓮這片淨土,路旁的電線桿哪一根是師尊扛過的?師尊是否也曾喜歡後山海濱那一大片太平洋浩浩的海藍?「在無垠平靜的大海中,出現藍色的月輪,月輪中有吽字,是蓮花童子心咒的種子字,吽字旋轉放光,變化成蓮花童子……」。我喜歡花蓮的七星潭,或者南濱公園,那個花蓮人攜家帶眷,欣賞月色的海濱,每當一輪圓月悄悄浮現東方的海面,灑落滿滿清亮的月光時,我就會記起,記起數十年前,蓮花童子早就來過了,步步足跡踏實走過,幻化出步步蓮華。
  每一個師尊在台灣弘法的日子,花蓮的同門就要提早兩個禮拜預訂火車票,要算好十四天,不多不少,就是十四天前的午夜十二點整,守在電腦前,透過網路訂足當次所有參加法會同門需要的總票數,大家分工合作,第一時間就要搶到票,否則車票秒殺。法會當天,一大早出門,火車站前集合,一行人歡喜出發,中途與宜蘭同門會合,換乘巴士,國道五號出雪山隧道,繞過北台灣,轉國道三號,到達法會地點南投台灣雷藏寺時,已是正午十二點左右。下午三點的法會在天黑後結束,再原路趕回花蓮,要在宜蘭站搶搭末班火車,能順利回到家,躺上床時,已是凌晨一、兩點了。一場師徒相會,弟子們歡喜信受真佛密法,睡夢中,開出了朵朵蓮華。
  有位花蓮的同門拿了師尊的法像給她的姪女看。那一天,她和姪女從藏傳佛教講到了真佛密法。同門對姪女說「這是我的師尊」,這個在校成績不錯,有點粗心,創意與想法天馬行空,還沒有屬於自己宗教信仰的女孩看了一眼,想都沒想,就說「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這是一個十五歲女孩的直覺。這個女孩我也認識,在她國三會考前,每週我要教她理化三小時。下次上課時,我會告訴她,她感覺到的「一個好人」,是擁有五百多萬弟子的蓮生活佛,祂本來就是一個好人。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