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C
加拿大溫哥華
07/15/2020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找到我這一生最大的奇緣

《師父教我三十年》

找到我這一生最大的奇緣

文/蓮慈金剛上師

  回想我這一生,從托兒所到幼稚園,到小學、中學,我有過多少老師?自己有對任何老師心服口服過嗎?我真的記不起來我有印象超過數年的老師。還沒有碰到師尊以前,上學時期我終身難忘的唯一記得的老師,就是我最討厭的老師。因為她虐待我們夠厲害。那時候我上小學六年級,她是全校最知名的明星老師,我能夠進入她的班,是我爸爸媽媽巴結求出來的。她要我們早上六點天不亮就去學校打掃校長室,現在想起來,原來她是在巴結校長。六年級才十一、二歲,發育還沒健全,她就讓我們去當廉價童工。她給我們每人發一塊抹布,要求我們用兩只手撐在地上擦地,怕我們懶散,要我們像兔子一樣用跳的過去再跳回來,膝蓋不碰地。打掃完之後,還要我們到頂樓去背書,這種日復一日刻苦呆板的日子,在我的記憶中,完全抹殺掉我童年的快樂。
  接下來上課才是我們最恐怖的開始,我們那時候是兩個人坐一張桌子,成績好的坐左邊一排,右邊坐的是不會念書的所謂壞學生。在我的印象中,我旁邊的這個同桌永遠是蹲在地上的,我有椅子坐,她沒有。因為她念書不好,所以她每天來到學校都是被罰蹲在地上寫功課,真可憐!
  更慘的是,我們的教室上下有二層窗,每一次老師一個信號,坐在窗戶旁邊那一排的同學,立刻自動將下面那扇不透明的氣窗關起來,因為老師要打人了,怕樓下外面的人看到。接下來裡面地獄的生活開始,老師拿了一根藤條,不是打肉厚的手心,而是專打手背。那些被打的小孩子又不敢哭,不會念書真的真慘,又被打,又罰跪,有受不了的跑去逃學,結果更慘,她叫班上的糾察隊去抓人回來更被打到半死。每天每天都在重演這幕慘劇。當年我想要跳樓就是這樣來的,太恐怖了!難怪我會終身記得。
  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我從小就嚐到這種滋味,要上名校,要進模範班,就是要受苦受難。不過她這招有用,雖然我恨得牙癢癢的,現在回想起來,我能考上第一志願的重點中學,真的是拜她所賜。要不是她這麼凶,我不會那麼認真讀書。但我考上重點中學後,沒有這種嚴厲的老師管教,沒有了壓力,中學的三年,我每年都在留級邊緣晃來晃去。威逼之下努力讀書,沒有人鞭策,全部發條就鬆掉,現在想來,這種極端的教法真的有用嗎?
  也真是的,我這一生沒有一個老師能記得,中學的老師不記得,高中、大學的老師也不記得,統統都不記得。因為太多人,每一科都不同的人。但沒想到中年之後,又碰到一個老師,這就是我這一生最可貴、最尊貴的盧師尊這位大導師。這叫晚來的福分。前面那些瑣碎就算了,前半生失敗的經驗就給它抹掉,至少碰到師尊,我覺得是完全不一樣了,得到師尊的教化,我這後半生受用無窮。我越來越慶幸,慶幸自己真的是幸運的,因為我到今天,還有一位師父在身邊,七十好幾了,還有師父在身邊。想想看,跟著師父三十年,我是不是值得自己去慶祝?!這是不是天底下最幸運的一件事情?!如果是今天才皈依,只有一年,師父會陪你三十年嗎?不可能的!如果是皈依二十年的,二十幾年也是很幸運的,好的老師,能夠教自己這麼久,照顧自己這麼久,這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打哪來的這種福分?比中彩票還難!我真覺得這是我活了這麼久,在我身上發生的第一大奇緣。
  真的,我一生沒有喜歡過一個老師,也沒有學到什麼好東西,一畢業就是混到個文憑,文憑是什麼?就是我的嫁妝。去相親的,都是這樣被介紹,這位是某某大學生來的,那一位是博士來的,不是男的也秀,女的也秀嗎?學位就是身分的代表,就是討老婆的本錢跟嫁妝。真的,我們只是混到一個頭銜,其他沒有什麼,裡頭大家都差不多,博士也差不多,賣紅豆冰的也差不多,都是貪瞋癡疑慢。就是裡頭都一樣才會生在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境界,在中國、在台灣、在日本,這是性向層次相投,才會被發落到這裡那裡,這是因緣。
  今天皈依二十年,就是二十年的幸運,十年就是十年的幸運,剛剛入門,那就是幸運的開始。我現在三十年,如果自己沒那麼早死,好的師父能夠在身邊這麼久,緊緊的學,緊緊的跟,將來三十五年、四十年,越長越好,學得越多,得到的福德資糧越多。我們現在請佛住世,沒有了師尊,我不知道我們能做什麼?可不那日,我只是一次沒去參加師父的法會,師父就在網路直播點名,覺得好窩心,這是師父的愛心,不捨一個眾生哪!祂的法身夢中來看你,病中也來照顧你,墮落了又把你救起來,這一路都是這樣的,不相信你就試一試,試了才知道師父的了不起!
(待續)

 

相關文章

盧勝彥文集第 278 冊《相約在冬季》澄心寂靜 愛的昇華

tbnews5

《師父教我三十年》 寄語華光功德會(下)

tbnews7

雲傘雷藏寺賀師尊佛陀聖誕 浴佛慶典圓滿吉祥

tbnews7